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授權翻譯】as long as I’m living (my baby you’ll be)(1)

是否原創:翻譯

授權:

 


原文地址:點我點我,我比譯文精彩

 

作者:cedarwoods

譯者:theonlyjakiecheung是jc小洋芋呀

 

我的寶貝[《愛妳愛到生命終結》]  中譯


等級:M級(17+)

 

特殊題材預警:無

 

類別:女/女

 

(不知道中文表達):疑犯追蹤(電視劇)


配對:Root/Sameen Shaw, Root|Samantha Groves/Sameen Shaw


角色:Root|Samantha Groves, Sameen Shaw, The Machine (Person of Interest), Bear (Person of Interest)

 

附加標籤:劇情設定從323到513,Root還活著,傷害/安撫

 

 

 注:另外本篇文 @Wolfie 太太也是有翻過的,已授權此文再次翻譯

 

【前言】原作的話:

 

  梗概:”I’ll love you forever, I’ll like you for always. As long as I’m living, my baby you’ll be.”

[“我一定會愛妳到地老到天荒,我一定會愛妳到海枯到石爛。(——林子祥、葉倩文《選擇》)衹要我一息尚存,妳永遠都會是,我的寶貝。]

 

  提要:

  新資訊:我可愛又有才的朋友Maureen為這篇文畫了美麗的插畫。請大家在Twitter或者Tumblr上看她的作品吧。非常感謝妳Maureen,感謝妳為肖根圈作出的所有貢獻還有妳對我繼續寫作的鼓勵:) 【Tumblr我這邊已經打不開啦,所以就不貼hyperlink啦】

 

 

----------------------------以下正文------------------------------

 

 

  Root在她的椅子上略微晃動,在Shaw毫不憐惜地將鉗子伸入她受傷的左臂時畏縮了一下。在她們住的汽車旅館的昏黃燈光下,她可以感知到怒火正在Shaw如常的冷淡舉止下慢慢升騰著,直白的、全然燃起的,而且随时準備爆發——然而Root還不是完全確認這怒氣到底是指向她還是Samaritan又或者二者兼具。

 

  “這簡直愚蠢,”Shaw邊將子彈碎片從Root的傷口弄出來邊生氣地說。

  “什麼?是我們逃跑的時候被槍擊中?”

  “這也算一個,但我想說的是在沒有後援的情況下悠悠然踏進有著高密防備的Samaritan總部。妳tm到底在想什麼?”

  “我這樣做是為了任務,”Root溫柔地說,在夜裡回應著此前Shaw的話。

 

  霎時靜謐。緊接著,“妳沒有必要自己一個人做完所有的事。”

 

  Root深情地看了Shaw好一會兒,而後者正縫合她的傷口。當她記起Shaw像位身披耀眼鎧甲的騎士來營救她時,一陣暖流洶湧地流過她的靜脈。在她絕大部分的人生裡,Root從未有過誰將她這樣看重。現在她足夠幸運地擁有the Machine和Shaw.這是人生中第一次,她開始感覺自己有了歸屬:一個拯救世界的秘密組織,一個比她自己還遠大的目標,一個和並不完整的前殺手以及她們的狗組成的家…

 

  然而,命運是殘酷的。

 

  “我們很快就得分道揚鑣了,Sameen,”Root不情願地承認道.“我們所有人都將孤身一人。”

  “妳說什麼?”Shaw嚴厲地問道,細細地盯著Root.

  Root歎了一口氣。僅僅是未來危險的不確定性就已使她精疲力竭。“這個清晨我們就得用新身份了。所有的這些舉動都在於著將隱藏我們於Samaritan的竊視天眼之下。”

  Shaw移開了眼,什麼都沒說,但她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恐慌的痕跡。她給Root的手臂綁好繃帶後踏入浴室洗手和消毒她的醫療工具。

  “謝了,”Root的聲音混雜在流動的水聲裡。她給自己倒了杯Shaw非常時期才喝的波本並快速灌下。

 

  她在浴室水龍頭關上那刻站起來,轉身。“喝一點嗎?”她舉起一瓶酒問Shaw.後者向她靠近了一步。Root因她臉上猛獸般狂野的表情而咬了咬下唇,她緩緩地將酒瓶置於桌面,靜候著。Shaw隨後朝她猛撲過去,一手攢住Root的坦克背心,將她甩到墻上。她們的雙唇碰撞在一起,而Shaw,不浪費分秒,開始撕掉她們的衣衫。

  “我衹是意識到,”她粗喘著氣又咬又吻著Root的頸項,“如果這是我們最後一晚在一起了,”她吮上脖子上一條肌肉,Root因此倒吸了一口氣,“我們就該物盡其用。”

  “妳真是懂我的心思,”Root低語道。她將頭向後仰,整個人任Shaw擺佈,希望能暫時忘掉她的負擔並在她們用激情架構起的迷亂裡狂歡。Shaw會是她的死穴,她想,而她情願死在她手上也不想死在Samaritan手上。

 

  幾個小時後她們並肩躺著,汗津津的,[兩人都]粗喘著氣,周圍包裹著她們的空氣粘膩而厚重。天花板將很快崩壞;世界將很快瓦解。但Root首先最想要做的就是把她們剛剛所做的每一個細節銘記於心。Shaw炙熱的肌膚貼著她的感覺。Shaw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邊。那些Shaw沿著她的身軀落印下的濕吻。Shaw的頭埋在Root腿間。那一長串連綿不絕的咒罵從她嘴裡不由做主地流瀉而出。她們猶如禱告般叫出對方的名字。高潮來臨時Root顫抖著,緊緊抓住Shaw的頭髮,然後將她翻過身來。

 

  “我們還會再見嗎?”Shaw輕聲問。

  Root閉上了雙眼。她一直想避免這場談話。但末日的鐘聲就要敲響了,而她們快要沒有時間了。“我不…我不知道,”她誠實地低語。

  她能看到Shaw正盯著她看並奇怪地感到脆弱。她以前也曾赤裸地躺在她的身邊,但她依舊覺得Shaw在用X射線[般的眼神]看她,穿透她一層又一層的外殼,直達她的靈魂審視。

 

  “要保住性命,”Shaw說。

  Root凝視著她。她慢慢點頭然後喃喃道,“妳也是。”悲傷浮現在她臉上。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抑制這情緒,她扯過毛毯蓋在她們身上,然後往床邊挪了挪,在她自己跟Shaw之間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睡一下吧,”她說。畢竟,現在是凌晨3:26了。“我想我們會需要這休息的。”

 

  Shaw張了張嘴又閉上,仿佛找尋著什麼話語想要回答但最終決定什麼都不說。她乖乖閉上雙眼,沉沉睡去了。

 

  Root看著Shaw胸口的起伏。她渴望依偎著她,想要將手在Shaw心頭來來回回、來來回回、來來回回地撫,傾聽牠平穩的、令人心安的跳動。但她不敢觸碰她。藝術品從來都不是因觸碰而有價值,是因為可遠觀而不可褻玩。她低語(幾乎是聽不見的音量),“我會永遠愛妳,一如既往喜歡妳。衹要我一息尚存,妳永遠會是,我的寶貝。”

 

  她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但覺得好像沒過多久TM就已經催促著她起床了。她把Shaw搖醒,傳達了的指示。她們急速而沉默地穿上衣服,接著就分開了。

 

  隨之而來的幾個孤寂年月,Root肆意舒暢地沉浸在她和Shaw在的那汽車旅館共度的美好時光的回憶裡找尋慰藉。但有些夜晚…總有那麼些夜晚,她會被當時在十字路口兩端,當她們互相凝視著對方時,浮現在Shaw臉上的悲傷面容糾纏困擾著。

  她開始想著,是否Shaw,也許,也愛著她。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