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肖根|生日贺文】积木

木馬木馬木馬木馬木馬(OvO)超級感動惹!!!!!call爆肖根糖!!!!!我cp真是最好的惹!!!!!

沙滩楠瓜:

*首先祝@theonlyjakiecheung 小朋友生日快乐啦~
*时间也凑巧,七夕节就不发贺文了哈哈哈~
*当然的OOC,这里只有平凡世界里的温柔锤妹x平凡世界里的软萌根姐



Samantha刚出机场就碰上了洛杉矶的大雨,黏腻而潮湿的空气加重了旅途劳顿的疲乏,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快些回家睡到昏天黑地。然而“好心”来接机的Martine小姐显然不准备使她如愿,止不住的絮絮叨叨伴随愈发响亮的嗓门让她一次又一次和周公擦肩而过。
“我这边一大帮人都等着给您老接风洗尘,就你能,居然只想着回家喂狗。”
“……还有小Sam。”
“拜托,今天不是周末,你家的小Sam还在上课好吗?”Martine撇撇嘴,对这用烂了的借口不屑一顾,“还有,那小屁孩就是一白眼狼,你真以为她会在家里等你回来?”
Samantha的眼皮有些沉重,没听到友人无穷无尽的抱怨。车窗外的城市淋着雨,无数的陌生高楼霓虹闪耀,偶尔经过那些能叫出名字的陈旧街巷,褪色路标向她暗示着整整三年的告别。神出鬼没的爸爸们还在没心没肺地环游世界,Carter阿姨辞掉警局的工作开起咖啡厅过小资生活。而家里的那个少言寡语的女孩,现在怎么样了呢?
“Samantha,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着呢……欸,你说,小Sam该长高了吧?”
“……”听个鬼!十分钟前就转换话题了好吗?Martine恨的牙痒痒,忍不住毒舌,“她呀,早就没长个了,估计是被你以前做的那些炸洋芋给害的。”
Samantha诧异于Martine小姐的记性,半天没说出话反驳。但风尘仆仆的面颊逐渐被涌入的回忆暖开,漾起了不足道的笑意。那是在小Sam十岁的时候,她准备出国读书,心血来潮研究起各类食材。炸洋芋是她的第一个作品,小Sam说很好吃。可是接连吃了一星期,从英国回来的爸爸们兴冲冲地品尝时,才彻底揭开善意的谎言告诉她有多难吃的真相。
“嘿,回神、回神!”
“开你的车。”Samantha意识到刚才似乎被嘲笑了,故作不悦地拍开那只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手。
Martine重新专注于来往路况,嘴上依旧不饶人,“你也真是,每次说起她就开始发愣,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你包养的小情人呢。”
Samantha莞尔一笑,在副驾驶座上换了个更加舒服易眠的姿势,阖起眼小声宣示着早已确立的主权:“她本来就是我的小情人……”


第一次遇见小Sam,她扎着头黑马尾,身上灰蒙蒙的卡其色风衣尺码偏大。她的每个举动都出奇的细微谨慎,和同龄孩子一点都不像。小小的肉乎乎的手牢牢攥住纸盒,那幢粘连的房形积木如同不愿任何人触碰的难测心情,神秘而迷人。
而Samantha和Bear,两个罪魁祸首,亲手毁了女孩最最珍视的东西——
传说中,能护佑平安的,来自生父唯一的纪念。那几块隐隐泛黑的不规则积木。


“我回来啦~”
甜腻的小奶音在玄关处回荡,轻飘飘的却有些冷清。Bear闻声从厨房蹿了出来,扑到主人的脚边亲昵地嗅闻撒娇。Samantha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失落。她蹲下身捧起Bear的脸和它打招呼,“嘿,只有你在等我吗?”
“呜呜~”Bear蹭蹭主人的脸,不停摇着尾巴。可惜Samantha不懂马里努阿犬派系的语言,不然她一定会为Bear的痴心守候流泪的。Bear的特有气息环绕着,一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发觉屋内淡淡的油烟味。扬起头,余光处厨房门口的人影彻底清晰起来。
“饿了吗?我做了牛排。”
低沉而熟悉的问候让Samantha的莫名心酸消失殆尽。她眼角含着委屈,努了努嘴,终于在嘀嗒转动的秒针催促下几步上前拥住了那个女孩。
“Sameen,想我了吗?”
手臂的力量让怀抱过分紧密,Shaw怔了怔,“没有。”
“骗人,你都为了我逃课了……”Samantha笑了起来,耳边的温声细语无形摩挲着彼此,她的心底忽然升起某种异样的感觉。于是也愣着闭口不言,生怕被拆穿了那突如其来的窘迫。
“今天学校组织郊游,我懒得去。”
Shaw是想说,她确实逃课了。但是话到嘴边就很奇怪地变了味,索性也不再作多余的解释。
Samantha轻轻哼唧了几声,松开手,认真地上下打量三年未见的女孩。Shaw被缱绻温柔的目光盯得无措,刚想开口,忽然就被对方拽住了胳膊,“让我看看你长高了没!Martine那家伙居然说你矮!我看你发育得挺好啊~”
Samantha把一头雾水的女孩按在墙角,贴上去观察后面颜色不一的身高线,丝毫没有注意对方因为背部磕碰而蹙起的眉心,“明明长高了嘛~所以才不是炸洋芋的问题~”
Samantha的V字衣领在她垂首嘀咕的同时松垮下来,Shaw比她矮半个头,正好能瞥见胸前欲露未露的风景,于是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你脸怎么红了?热吗?”
冰凉指尖和发烫脸颊的相触似乎更加印证了某人的紧张。Shaw气恼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无辜”姐姐,翻了个白眼,“Martine也没高到哪里去。你到底吃不吃?”
“吃,当然吃!”Samantha的眉眼笑成两弯月牙,上面的细细纹理弥漫着岁月久长的浅浅欢欣。


这是她的小Sam,她爱恋的小情人。


桌前新煎好的牛排搭配色泽艳丽的果蔬,散发着诱人的香味,Bear在圆桌底下摇头晃脑寻找奖赏,被女孩板着脸硬生生拉了出去。Shaw折返回来的时候,面前多了一个精心包装的纸盒,皱起眉,“这什么?……”
“礼物呀~”
见Samantha眨巴着眼睛笑得不怀好意,Shaw本能地有些抗拒,“机场买的?”
“……你的嘴是被Martine小姐带坏了吗?快打开嘛,不看看怎么知道好不好呀?”
明明已经是快奔三的人了,Samantha的撒娇攻势对于Shaw来说还是无形致命。她摇摇头,拉开了系着纸盒的缎带——
是积木……
“正牌鉴和大师的手笔喔,怎么样,喜欢吗?”
“……”
没有预料中的惊喜,反而,奇怪的,女孩的脸色渐渐黑沉。原先精光闪闪的瞳孔黯然失去颜色,仿佛回到了十一年前她刚刚来到新家的那个时候。Samantha哆嗦了一下,心悬了起来,声如蚊呐:“不喜欢?……”
“你去日本了?”
“出差的时候路过,所以顺带……”
“爬山了?”
Samantha好像隐约知道了女孩不快的缘由,尴尬笑了几声,“嗯……那个地方不高,我有好好休息……”
“以后别这么无聊。”
Shaw站起来,连着周身的低气压都轻轻旋起。崭新的积木没有受到小主人的宠幸,只是立在正中,像沧海孤岛里无人踏足的城堡。Samantha胸腔骤紧,“刷”得起身时桌椅随之发出刺耳的尖锐声响。她拉住女孩的胳膊,颤动的低语浸着屋外滂沱,一半是讨好,一半像求饶:“Shaw,我以后不爬山了好不好?你别生气……”曾经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病,留下后遗症导致她的心脏承受力降低,登高是大忌。这点,她们都很清楚。“……鉴和大师已经闭关了,我求了他好久才让他重新做了这个。你知道吗,他还记得你欸,还有你的父亲……虽然和原先那个不一样了,但是他说,都能护人平安……”
飘渺的远山,东方的神灵。Samantha是为了她才选择相信的。
“Root……”
女孩唤了她的小名,打断了她的语无伦次。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全是棕发女人的紧张神情,Shaw兀自咧开嘴笑了。
“我只是去拿红酒。”
Shaw明白她的顾虑。连她自己也没法否认,那些积木对于七岁孩童的意义。她们的初次相处可以说很糟糕,爸爸们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但她设想过,如果没有Samantha当时的失误,她会不会就那样一直怀着对生父的执念从而拒绝任何帮助。
积木变成了一堆毫无用处的垃圾,可她,再也没拒绝过Samantha的靠近。
“礼物很好,我很喜欢。”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早前的满腔怒火终于被时间消磨干净。而小Sam并没有那么快放下对“新姐姐”的敌意。她缩了缩脖子,尝试逃离,却被瘦长的手臂轻而易举拎了起来。
“Root,这是我的小名,连爸爸们都不知道的。”
“……不好听。”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Samantha吐了吐舌,仍旧温柔以对,“记住了,你以后可以叫我Root,这是我给你的特权。”


有人说,雨后黄昏的影子总会同树根相恋。因为方向无误,而时间又恰好。它们在一方泥泞中肆意生长,交织错节,直到夜幕的降临。
Sameen Shaw恼火过很多次。
因为她再也忘不掉那个女人分享秘密时的样子,以及,那个难听的名字。


Shaw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Cole还不依不饶地跟在身边发出盛情邀请。她看见门口人来人往处的Samantha,正用拙劣的演技掩饰一闪即逝的诧异与探究目光。Shaw想让Cole闭嘴,谁知对方根本不给开口的机会。
“Shaw,跟我一起去吧,我保证你会喜欢那个豆博士的讲座!他在心肺功能方面超有研究,他……”
“我有作业。”
她确实疯狂痴迷着医学,痴迷着关于心脏机能等一系列方面的讯息。但这个周末,她只想安静地呆在家里陪陪那个从柏林回来的“客人”。
“作业什么时候不能做,豆博士只来一次!而且,我爸帮我抢到了前排的票,你知道有多不容易吗……”
“哇噢,是要约会吗?”Samantha走上前打招呼,但熟悉的笑容背后分明有几分僵硬。
Cole愣了一下,立刻忆起对方的身份,拍着脑袋大笑起来,“算、算是吧,哈哈哈,只是Shaw不太愿意……”
Shaw几乎想打人,她黑着脸赶走了多话的男生,随后闷声不响地坐上了车。
“你怎么会来?”
“我本来约了Control老师,可她好像临时有事呢,我只能晚几天再来了。”
“……找她干嘛?”Shaw从小到大没让家里人担心过她的成绩。她不敢相信,这一个月难得的度假时光,对方居然会想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Samantha的手搭在方向盘上,迟迟没有发动汽车。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女孩辨不出内里的神情,忽然觉得陌生。
“Shaw,你应该去的。”
Shaw花了整整十秒才醒悟过来她说的话。
“别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看的出来,Cole对你很认真。”这是一个姐姐应该说的话,Samantha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她的小Sam终究会长大,终究会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然后再也容纳不下任何人。
“你认真的?”
Shaw怀疑刚才车内是否开了冷气。语调中不禁覆上了一层冰。三年才回来一次。可是刚回来,就说这种话?
称职的姐姐,称职的,Samantha Groves。
“Shaw,我只希望你……多交些朋友,以后能有个说话的人……”Samantha原本酝酿的词语是“幸福”,可同样口是心非的天性,让意思越发不可控地往反方向走。单纯的期许,变得就像遗言,变成两人一直在竭力避开的东西。
车门拉开,又很重的关上了。
Samantha独自坐在车厢里,鼻尖隐隐泛酸。


如果可以,Samantha Groves会只想陪在Sameen Shaw身边的。


都说,姐妹之间的套路永远是“吵架和好再吵架和”,可Finch家的两个Sam并不这样。大Sam总是很会迁就,小Sam总是不善言辞。她们的十一年,从来没有惊天动地。所以Samantha在路过Carter阿姨的咖啡厅后,买了几样小Sam爱吃的点心打包回家。和好礼物,一向如此。
Shaw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听见动静也不回头,自顾自地埋头做笔记。餐桌上准备好的晚饭已经转凉,Samantha收拾完,回到客厅挨着Shaw坐了下来。小Sam没有抗拒,只是依旧没有吭声。
“看什么呢?”
“要写报告。”
Samantha愣愣地把视线放在电视屏幕上,“你们的报告……爱情片?”她从没有过这样一刻怀疑Shaw考错了学校。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手牵着手,眉目传情,能……写出一篇报告吗?她转念一想,或许自己改天也可以写一份《炸洋芋报告》或者《拜访日本大师报告》。
“不知道,可能是我记错名字了。”Shaw冷言回答,随后瞥了眼自己乱七八糟的笔记,拿出手机给Cole发短信求证。
噢,确实是记错了名字……
Shaw猜测或许是因为今天下午Samantha的冷战才导致了差错,莫名感到头疼。她正准备起身去拿遥控器,屏幕那里突然传出了惹人浮想联翩的闷哼声。藏在棕色发丝下的脖子到小耳已经红了透,Shaw迟疑了会儿,顺着Samantha的目光看了过去。画面变成了两个女人,她们紧紧地拥在一处,衣衫半开,配合着情绪渐渐高昂的音乐,热烈的亲吻不再满足于唇齿……
“咳、咳……”Samantha的咳嗽没有缓解两人的尴尬,却欲盖弥彰。她明明和Martine那帮损友看过比这尺度更大的电影,现在却像个未成年的小孩似的手足无措。真是太丢脸人。“我去倒杯水……”
Shaw突然攥住她的手。
两人的手心原来都出了汗。
“没关系的,我已经成年了。”而且电影也是点到为止,根本没什么好紧张的。Shaw暗暗催眠自己,不由分说地把四肢僵硬的女人拉回身边。电影早就换了场景,黑黢黢的室内继续跳动着各色光亮。Shaw低下头,庆幸于这片黑暗的掩护:“如果你希望我……和Cole交往,那么,我会去。”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也没那么讨厌。”Shaw苦笑着,像儿时一样缩了缩脖子,“他长得也挺好看的,我们也……挺般配,是吧?”
好不容易平复的悸动再次涌上心头,Samantha不确定是不是电影画面带来的荷尔蒙,让她不复往日的理智。她问,“我不好看吗?”
女孩放大的瞳孔让Samantha对这羞耻的问句快要窒息。眼神飘忽几下,最终却落在了那微张的唇瓣上。
天,她现在想吻她。


“你疯了?你跟她告白了?!”
Martine发誓这简直是她平淡无奇的二十多年来听过的最令人震惊的八卦,不,是天方夜谭。她看着对面的朋友失落地垂下头,更加坚信了这一点。
“Samantha,清醒点,一部电影而已,我和你也看过,难道你要对我负责吗?”
“可我……我想吻她……”不该出现念头一旦萌芽,Samantha就知道她完了。只是一个月,她会把一切搞砸的。
“打住!你什么时候动这个念头的?!”
“昨天……”
“我是问你以前,你以前就准备把Sameen Shaw吃了吗?!”
“你胡说什么……”Samantha后悔的事又加了一条,那就是不该倾诉给总爱大呼小叫的Martine小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三年实在太久了吧,我都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感觉了。”她看着小Sam长大,见证了她青春的每个时刻,而姐姐对妹妹的疼爱,居然因为三年的异地和一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电影,变了质。Shaw昨天的表情,应该是被吓到了吧。她有什么资格说爱呢。能陪伴小Sam到老的人,怎样都轮不到自己。
Martine猜出了Samantha的顾虑,咬着吸管支支吾吾,“……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是说……喜欢、喜欢的话就去追啊……这个地球上能搞定Sameen Shaw的生物估计只有你和那条狗了。”
Samantha瞪了她一眼,想起家里的女孩,终于还是没有发作:“反正,我不回去了,没法回去……我跟她说了,这阵子住你家。”
“我家?”Martine双手抱住自己,花容失色,“你不会要爱上我吧?!”
“滚。”
脾气再好的人都会有被逼讲脏话的一天,尤其是在Martine面前。但动作浮夸的朋友很快想到了什么,字句铿锵质问:“可是……你的假期余额也不足了吧,你打算躲到回柏林的那天?真的不见她了?”
Samantha恍惚起来。
落地窗外的行人在洛杉矶的苍穹之下步履匆匆,面容模糊,精疲力尽却仍坚持不懈地追逐着各自的时间。都只是时间的旅人,区别在于,有的人能坐一站,有的人能坐两站。去了柏林以后再回来,车程不停,沿途风景恐怕又会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
Samantha苦涩一笑,在友人的注视下缓缓垂眸,声音小到连自己都听不真切。
“那我,再坚持一下,坚持到重新回来的那天吧。”
再看看洛杉矶的变化,看看,小Sam身边的人。
鉴和大师跟她说,只要心存执念,就能回来。以前是被她弄坏的积木。现在,换成小Sam,也不错。


“你以后想做什么?”
“医生。”
“为什么?我觉得医生好累啊。”
“写程序不累吗?”
“嗯……可我是为了成为像Harry那样的人呀。你是为了什么?”
小Sam没有答话,目不转睛地盯着灿烂银河,生怕错过了难得一见的流星。Samantha也没再问,她的身子熬不了夜,很快就搂着女孩进入了梦乡。
小Sam等到了。她许了个愿。希望不管是上帝,还是东方的神,抑或是在天上的父亲,都能听到这虔诚的祷告。
“我想让你平安。活下去,活到老,活很久。”
她吻了吻Samantha的额头,轻轻道了一声晚安。


Samantha说了谎。
准备飞柏林的前两天,她还是硬着头皮回家了。她想象了无数种被Shaw嘲讽或者鄙视的画面,却唯独没想到天台上Shaw准备的多功能毯还有蜡烛牛排。就好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她们仍然可以肆无忌惮畅谈所谓的未来的时光一样。
——那些想起来,足以惊羡一生的时光。
Shaw全程没说什么话。
Samantha在思考是否应该为自己的失礼以及逃避作个道歉。但她突然想起了今天的另一个目的,所以呼了口气,准备把道歉往后推。
“Control老师说,你想考去德国?为什么?”
“……没为什么。”
“Sameen,你有很多选择。”Samantha控制着语速以便显得不那么具有家长似的侵略性,“你可以去更好的学校,有更好的发展……”
“哪里都一样。”
Samantha向来知晓女孩的的心思,只是她并不确定,那和她自己的是否一致。
“Sameen……”
手心里被塞进一个小方块,Samantha顿时噤了声。那是新积木中的一部分。心中的委屈几乎要溢出,又不愿意被对方轻易识破,只能自嘲似的摇摇头,笑道:“果然,你还是不喜欢……”
“再等等我……”Shaw屈膝跪在她面前,呼吸离得很近,“既然是鉴和大师的……就让它保护你吧……再等我一段时间,我会去照顾你……”女孩的声音像干涸沙漠中的一汩清泉,缓缓流过棕发女人的心田。
说谎的人,其实是她。
只是晚风中令人沉醉的私语,让她被迫选择了孤注一掷。
“Root,”她的手攥成拳,她在发抖,可依旧在努力,“你很好看……你一直,都很好看……”
Shaw从来不看那些恶俗的电视剧,不知道该怎么样表明自己的心迹,而Samantha握住了她。热的,也是同样的颤抖。
“Sameen,你应该吻我了。”
Shaw的眼眶沾上水汽,微微泛红。Samantha在那道灼热的视线下轻轻阖眼,等待着女孩的靠近。是小心翼翼的,是她的小Sam。


“Shaw!你怎么不亲下去!”
Reese先生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打破了夜晚宁静,Samantha睁开眼就看到两位爸爸拉着行李箱杵在一边,而Shaw已经默默地起身往门口走去。那一瞬间她只想找个洞钻进去然后一辈子不出来。她应该早点回柏林的……
“Harold,John?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Finch清了清嗓子解释道,举手投足间显得比她更为焦虑,“因为,Carter说你们好像吵架了……”
“显然并不是,白回来了。”John耸耸肩,然后几步上前抓住了Shaw,不管不顾目前的场景到底有多尴尬,喊道:“Shaw,你跑什么!你刚刚怎么不亲下去!”
“Mr.Reese……”Finch冒了身虚汗。
“我不会亲她的。”
唯一还保持着镇定的女孩冷冷回答。她漠然地环顾四周,半晌,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喜欢Martine家的牙膏味道。”

评论(1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