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授權翻譯】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完]

上文請走:http://jahansouz-j.lofter.com/post/1f11fa53_11c102c1

----------------------------------

下文開篇話:(不逼逼叨叨了)

關在學校整整一個月,終於能回家並整理完譯文稿件和大家一起分享啦,到這裡,全文也就完結啦~Enjoy~(文筆太渣什麼的大家將就看?)

錯別字什麼的有點懶請勿糾謝謝!

 

-----------正文走起----------

*

    “Root.這.他媽.都是什麼。”

是平安夜。Root慵懶地斜倚在扶手椅上,嘴裡嚼著片薄荷葉,Bear忠犬八公般在她腳邊蜷成一團,與她一起享受著火焰帶來的溫暖,正如牠幾天來做的一樣。Shaw,在這期間,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她滿臉嫌棄地舉起兩件衣衫。

  “很醜的聖誕毛衣!”Root大聲說道:“我認為我們應該採納所有關於聖誕的古老習俗衹因為這是我們第一個一起慶祝的聖誕節。所以我讓買了幾件毛衣給我們。”

   Shaw盯著。"Seriously?"她刻意怒視房間牆角的小攝像頭。

  『在我看來,』TM說,『牠們可是超級便宜啊。』

  “噢,別這樣嘛 Sweetie,連Bear都穿著一件呢。He loves it.

  Root邊說邊示意她那隻確實很是招搖地穿著件印有隻小馴鹿的綠色毛衣的狗。Bear吠了兩聲並歡脫地搖著他的尾巴。

  叛徒

  “滿足我吧?求求妳。”Root像個孩子一樣撅起嘴問,見鬼地有效,“妳看,我們給妳挑了件黑色的,還不算太差。”問題是毛衣的前面裝飾著雪花和薑餅屋。

  Shaw惱怒地噴氣。"Fine,"她說著將那件裝飾著聖誕樹的紅毛衣甩到Root臉上,然後將那件黑毛衣搶過來,用力拽著套好,遮住了她的暗色系窄身襯衫。她走去吧台,在最頂層的架子上抽出瓶烈酒。“但我今晚得有牠作陪。”

  Root笑容滿面地看她。然而,當Shaw給她遞去杯波旁威士忌時,她的微笑帶了些憂鬱。

  Shaw疑惑了。"Uh,everything okay?"她不確定地問道,“我可以給妳倒杯別的,如果妳想要的話。”

  Root搖了搖頭,“沒什麼。我只是在…緬懷。”

  Shaw坐下在Root椅子的扶手,滿懷期望地等待著。

  Root不停地擺弄她的酒杯,凝視著牠的深處。“幾個月前,John,Harold還有我出外勤,去參加了一場婚禮。那對新婚夫婦在跳舞,而我們在喝波旁威士忌。”她抬頭飛快地看了眼Shaw,但她的眼神是凝滯而恍惚的。“我對妳的思念是如此的…兇猛。我們已經扛著全世界的困難那麼久了,以及…”她的聲音顫抖了。“我希望我們能擁有哪怕衹一片刻的常態。短短的幾分鐘就好,我們不必擔心那場人工智能上帝大戰。就祇有我們,無憂無慮地品著小酒,成個小小的家。”

  Root將她們的手指纏繞,緊緊交握。“我從未想過…我真可榮幸至極,擁有這份常態。”她靜靜地確認,意指那棵聖誕樹。“我知道妳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我,Sameen.我…我非常非常感激。”

  過了好半晌,Shaw都不知如何處理在她體內微微翻滾著的情緒。她清了清喉嚨。“Well,聖誕不可能沒有禮物。”Shaw舉杯碰了碰Root的,“敬消費主義。”

  Root輕輕笑了,“我會為此幹了這杯。”

  Shaw從扶手椅上站起身走到那棵樹旁邊坐下,從樹下取出個盒子。“這個是給Bear的,”她說。她撕開包裝紙打開盒子,顯露出包在裡面的.新的.嘎吱作響的骨頭和一雙小兔子毛絨拖鞋。

  Bear開心極了,急切地叼著他的咀嚼玩具回了他的窩。女人們愉悅地看著他。

  “想必是妳給他加了那雙拖鞋。”Shaw說。

  “是呀,將毛衣和拖鞋一並寄來了。”Root在其中一張扶手椅下掏出了一個鵝絨盒子。“我讓她把這個也寄來了,”她羞答答地說:“這是給妳的。”

  Shaw謹慎地接過盒子,想這多半是隻訂婚鑽戒。依Root的故事來看,她知道她很可能在想婚禮的事兒,但誠然她是不會答應她的求婚的。她還知道Root在其壁櫥有個婚慶雜誌的秘密藏匿點。

  然而,那並不是一隻戒指——是一把鑰匙。Shaw茫然地望著牠。

  “Elias和他的手下全死了,”Root解釋道,“他們留下了整整一室的武器。我們不能讓牠們沒入岐手,還有,我們也失去了大量自己的裝備給警察,所以...”她笑裂,“這些武器現在都歸我們啦~”

  “Oh,fuck yes!”Shaw一把抓住Root的毛衣,凌亂地親吻她。

  當她們都恢復了鎮靜,Shaw從樹下拿起一個又大又窄的矩形盒子。“這是給妳的。”

  “妳已經把我寵上天了,Sameen.”Root低聲道,飽含愛慕地。即便如此,她還是收下了禮物,小心翼翼地拆著。

  是一幅Shaw自己創作的帆布油畫,牠描繪了Shaw回歸的那天,小分隊同立于布魯克林橋下,凝視著整座城——在一切趨於毀滅前,他們為數不多的最後的快樂時刻之一。

  “我感覺到妳想念他們,”Shaw說:“我衹是...想給妳,給我們,有些什麼可以寄託思念吧。”

  或許衹是[壁爐裡]火光的小調皮,但她覺得自己看見了Root雙眸間隱約閃著的淚花。隨後Root環住那幅油畫,用其秀髮遮掩住面容地動作使Shaw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最後Root抬起頭來看著Shaw,用力地咽了口唾沫。“It’s beautiful,”她輕輕說:“Thank you.”她在Shaw的一些幫助下從扶手椅上慢慢站起身,她走到壁爐地面那兒,將油畫放置在地。Root的手指在上面輕撫著,任由自己短暫地沉溺於回憶中。接著她因注意到有什麼被用鉤子懸掛在褐色磚墻上而皺了眉。

接下來有肉:劳驾移位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91125287140503#_0

评论(17)

热度(100)

  1. 大锤爱穿的内衣印ROOT#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