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肖根】SHOOT·(待定)【三】

【三】
和Root見過那一次面後,Shaw好長一段時間都待在加州,受雇保護一個得罪了有黑道背景的商業對手的老富豪。
不僅幾乎每天都有幾個小混混的膝蓋能突突,還被第一眼見就莫名疼愛她的老富豪天天提供頂級牛排、一起乾她喜歡的蘇格蘭威士忌。生活過得不亦樂乎。
除了似乎有件不相關小事的困擾。
Shaw也偶爾和老爸Reese打打電話,主要是簡單地彙報下這邊的情況、感慨下她的正牌老爸還不及老富豪疼她給她喂牛排等等。更重要的是可以隔空逗逗Bear。
Bear...Damn it.
說起Bear,Shaw就老是想起那個高挑美麗的身影,配著略惱人的甜極顫音,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Shaw歎了口氣,經過多番努力,她還是在那兒,乾脆就由她去了。
好吧——她承認她很迷人。
她是Samantha,沒錯。Shaw早在Bear來家裡第一天就對牠的原主人一家做了簡單的調查,噢,這衹是習慣。
但她也說她可以叫她「Root」。
Root?
這是她的資料裡不存在的信息。沒有人知道她這個名字,或許除了自己。
至於為什麼?
Shaw始終不知為什麼自己在持續不斷地關注、思考這個從那時就在想的問題,還該死的完全沒有頭緒。明明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但說不清的好奇還是驅使她再次試圖從她們那次短暫的相處中尋找答案。



“Sameen,”Root率先站起身,或許是蹲下太久了,穿著高跟鞋的她雙腿一軟,眼看就要栽在地上,後領卻突然被人拎住,勉強提前替她驅走了可能平地摔的尷尬。
是Shaw見狀也迅速起了身,及時作出反應,但好像拎領子的設定和自己與Root這種身高差不配,在Root還是因「摇摇欲墜」而小聲驚呼時,Shaw下意識地皺著眉環住了她的腰。
Root的臉好像又刷一下紅了,微窩著腰緊貼著Shaw穩穩站住,也不敢動。半會兒才反應,帶些窘迫地開口:
“呃…謝謝。妳要回家了嗎,Sameen?”
“嗯。”Shaw裝作自然收回手,掩住心中莫名的悸動,淡淡應了聲。
她驚覺並不喜歡肢體接觸的自己竟不排斥與Root的動作。
“那…”兩個人同時開了口,然後Root停了聲示意Shaw先說。
“一起嗎?送Bear回去。這樣妳也可以跟牠多玩兒一陣。”
“好。”Root甜笑著答應Shaw的邀請。看樣子就像得到糖果的孩子,滿溢的開心。
也許是因為Root的笑太過耀眼,Shaw不敢一直看她,所以她低著頭,假裝逗著Bear。
Root看Shaw的動作,一時沒有動靜,衹是微笑著思考著什麼。
半晌,她才回神轉身,叫聲:“Wilson!”
Shaw也向後望去,才發现有輛豪車在不遠處,兩個西裝革履的傢夥筆直站在車旁等待著。顯然是特訓保鏢。
和自家公司的員工一模一樣,果然保鏢都是這樣的嗎?她扶額。
但更令她不解的是,竟然自己被盯住這麼久都沒有察覺。她懊惱。
“Harry總是擔心我的安全。”Root見她出神,皺著鼻子向Shaw解釋道。
“嗯,應該的。大集團的太子女,留個心是必要的。紐約…也沒有想像中安定。”家做安保行業的前特工Shaw說。
她再回頭看了一下童叟無欺的Root,確實啊。美美的萌萌的,弱不禁風的樣子。
“嗯,我知道的。”Root回答,但下半句有點出乎Shaw預料,“不過我並不這麼弱。”
後者聽了她的話,萬年不變的撲克臉竟然浮現了些笑意。不知是笑她可愛抑或天真。
她調查過她的。駭客,寫代碼、編程序、黑人電腦都很厲害,甚至到了無人能敵的地步。不過可從來沒說擅長近身搏擊或者拿槍突突什麼的,不弱?她不相信。
沒有再閑扯,她們都是有工作的人,是時候要離開公園了。

由Bear領頭,Root和Shaw並肩走在微涼的街道,風輕雲淡,暖陽束束從空中射下,溫暖而和諧。
一路無言。
衹是快到家時,Shaw突然問了句:“Root,為什麼Bear叫Bear?”
“我不知道,Harry帶他回家的時候,已經喊牠Bear了,應該是他給起的名字吧?”
“在家裡妳有小名嗎?”
“Harry和Grace多數喊我Sam。怎麼了嗎?”
“那妳的說的這個名字呢?Root?”Shaw順勢問,應該說,這才是這次對話的核心。
Root愣了一秒,隨即衹給了她一個笑,有點不明含義的。
Shaw沒有追問。

牽著Bear進了Shaw家門,和Reese打過招呼,Root沒有多留,很快就離開了,臨走前,她問:“Mr.Reese,我可以每個星期都和Bear見見面一起玩兒嗎?”
“當然,Sam,妳和Samantha以後每個星期約好時間帶Bear一起出去逛逛吧。”
“嗯。”Shaw沒有拒絕,這讓Reese有點意外,他的女兒開始學會和人相處了?還是祇有Samantha才能改變她?她們明明才相處了兩小時不到。Anyway,不管怎麼樣,都是好的。
“妳的小名也是Sam嘛~”Root笑說,看來不僅Shaw,Reese看見她的甜笑,也被明媚得晃了神。
“是啊,Sameen嘛,是Sam。”Shaw覺得自己的回答愚蠢極了,但這是被她的笑影響的!絕對是!
今天上午的一切反應,自從見了Root,都變得很奇怪很愚蠢很…大概可以說是,可愛吧。

至於『Root』,Shaw過了很久才明白。
這就是根,
萬物之根。
也從見她的第一面,就已被悄悄地深深植根。
Somewhere,in her sociopathic heart.




--------------------------
emmmmmmm.....這篇文跟洋芋一樣,挺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ᐛ 」∠)_
話說今天下午寫這篇後半段的時候,腦子一直都在迴盪著Sameen的那句"I couldn't stand you when we first met..."
結果就寫成這樣了…
也沒有怎麼刪改,就接著前兩天的用手機直接寫了後半段,不知道什麼東東,估計挺怪異…
好像無端地變成了日常(我明明想寫一篇各種高能反轉的文來著??)

抱歉,最近作業太多,據上次更新已經好久,以後更新也可能是這樣不定期的,請不要放棄我啊(*/ω\*)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