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肖根】SHOOT·(待定)

  1. 繁體字出沒,由於個人籍貫、所在地導致

  2. 這是Jahansouz-J第一篇肖根文半AU,純粹為了快樂,邊碼邊lo

  3. 預警:ooc 搞笑向 不正經向 lo沒吃藥 擔心關係混亂 偶像劇狗血劇情 多反轉預警

  4. 我也不知道寫的什麼鬼,但是希望大家喜歡

  5. 嗯,大概就是上面這些,還有因為高三學習come first不定期更新

***沒有最終敲定,在校期間會用爪機生孩子(我喜歡先用手寫再碼進電腦或手機),所以最後完結電腦存檔後會做最後的重新全篇,到時估計會做些改動,以及敲定title。一切等寫完再說......

關於格式問題,我還是好擔心用手機生孩子的時候格式什麼的會呈現出來不一樣,強迫症真的很煩

 

-----------我是一條分割線------------

 

一個擁有完美的纖細長腿的高挑女人嗒、嗒地踩著高跟鞋走進了Finch&Groves大樓。

 

她叫Samantha Groves,F&G董事長Harold Finch的千金。

 

任職:集團CEO。

 

要知道,名字衹是一個人的代號,所以姓什麼名什麼並不是這麼的重要。很多人也因此思考過他們父女是否有不可說的秘密(當然更多是因為他們不算相像,尤其是大小姐的怎麼看都不衹是基因突變而來的身高)。但當那些人見識過他們幾乎不相上下的縝密至極的思維、女兒比父親更甚的偏執腦路構造,就沒有人再懷疑什麼了。

 

Ms.Groves身後跟著一個帥氣滿溢到險些爆屏的女人,著一身沉著又冷漠的黑色。

 

簡單到不可再簡單的工字背心裹著她姣好的身段,全無贅肉的腰枝、臂膀的肌肉曲線、以及...激凸的上圍,咳。下身是修形貼合的不知什麼褲子。腳蹬一對锃亮的軍靴。

 

黑髮,不燙不染,隨性攏住捆著搭在了後背,夾在蝴蝶骨間,遮住些許背肌;一雙眸子也是黑的,閃著野豹的傲氣潛在她深陷的迷人的眼窩裡。

 

她衹是專注地盯著身前的女人和她周遭的安全狀況,仿佛就衹為這個而生,除此之外,全然不理,眉宇間帶著明顯的疏離。

與不在乎。

 

她叫Sameen Shaw,胯側別著輕巧的NTL,全世界都知道她是大小姐的貼身保鏢。來自R&S。

 

 

【一】

半年前。

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Shaw和老爸Reese一起吃過早餐後,就去了公園遛她的寶貝Bear。

Bear是隻特訓犬,Belgian Malinois,以前衹聽荷蘭文,但現在貌似好多時候都能懂英文了。Reese兩年前不知從哪兒牽牠回的家,據說是個老相識技術宅蜀黍,因為蜀黍的妻子對狗毛有些過敏,老是反反復復生病,所以就由他們家來養了。又據說這個不記得叫什麼名的蜀黍家的女兒好不捨得牠,卻一直沒有來看過Bear。

還記得威武又可愛的Bear一進門那刻就和Shaw相互看對了眼,牠又乖又聽話還聰明,Shaw簡直對牠喜歡得不得了。他們沒過多久就變得親密無間。

一路散著步過去就看到了熱狗小餐車,剛吃飽培根煎蛋的Shaw小吃貨還是兩眼放光地邁著輕快的步伐走了過去。這世上——吃,是讓(可能)患有第二軸人格障礙的她唯三能感受到或許被稱為高興的心情的事物。

加了雙倍再雙倍的黃芥末醬,大概永遠都吃不飽(可永遠保持著超健美身材)的Shaw又開始美滋滋地大口大口吃起來。

突然Bear看了眼不遠處,又回頭望了望Shaw,然後開始對著她叫了起來。

Shaw有些不情願地蹲下來把咬剩的最後一截熱狗遞給牠。雖說寶貝,但也不能總恃寵而嬌(驕)吧,剛剛吃早餐已經分走了她好幾片培根呢。

可是我們熊總並沒有像Shaw一樣美滋滋幹掉僅剩一口的熱狗,反而是用濕濕的鼻子將她的手頂頂頂頂回去,意思說:妳自己吃,我不吃妳的,還有要快點吃完噢~

Shaw孤疑地看牠一眼,最終自己還是一口塞下熱狗,她咽下食物那刻,Bear又開始「汪汪汪」地叫起來。

Shaw小可愛用手背探了探熊總的頭,嗯,沒有發燒,沒毛病啊。

她扳過Bear的臉,看了牠一會兒,說:“Bear,噓,停下來,你...”

Shaw的話突然打住,因為Bear的吠叫沒有預警地停下了,而她正被一條細長的陰影慢慢遮蓋住,那人顯然在一步一步走向她,或是Bear。

她來不及轉身,甜膩膩的一句女聲已經傳來:

“Hi~Bear.Miss me?”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