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占tag致歉】
幾天前開始翻譯了這篇小短文
把自己甜哭了ヽ(〃∀〃)ノ
授權已經拿到,很快能翻完整理完和大家一起分享啦
這篇是去年12.24的聖誕文,所以這估計也是給大家今年的聖誕賀文吧






至於之前說的《sociopathic heart》....😂可能沒有這麼快能出來😂不過不會難產的,已經在慢慢翻中…(雖然因為課業緊張停下來了一陣)詞句什麼的很需要琢磨琢磨啊…特別是那些別有一番滋味的床[和諧]戲 肉[和諧]段

Feeling like having a GIRLFRIEND.
indeed

昨天到今天我反反復複看了不下十遍靠靠和小咪這對偽肖根真的是太可愛了!!!!忍不住轉到首頁來🙆🏻🙊🙊🙊

忽高忽低:

大家看看这个博主。po家两只喵—靠和小咪,真的灰常灰常像某cp啊,冷淡而温柔的靠(大锤)和黏人又色欲熏心的小咪(阿根)。我不需要同人文了,真的。

【肖根AU】Doctor Shaw&Actress Root in Halloween[小甜餅]

Part 4(好像有肉)

【肖根AU】Doctor Shaw&Actress Root in Halloween[小甜餅]

Part 3

【肖根AU】Doctor Shaw&Actress Root in Halloween[小甜餅]

Part 2


老福特吞了文字Part2.3………我真的很崩潰😂😂😂😂
請不嫌棄的可人兒在此繼續吧…

【肖根AU】Doctor Shaw&Actress Root in Halloween[小甜餅]

(遲到很多的文)
Part 1(不是故意分part的,老福特承載不了太多文字,我的爪機卡死了,試了好幾次都沒有辦法發出來)

-----------------------------
*預警:ooc,au,卡肉

*TAG:一大盤日常小甜餅(幼稚園文風)、人設可能有點瞎、反轉反轉反轉、文裡廢話特別多、很莫名其妙的一篇文、迷妹有戲

*我覺得這個有必要現在就說:之前的幾篇文,我都會說『希望大家喜歡。』但是這篇文吧…因為實在是太!瞎!了!如果看不下去了…請儘快逃離…
【奉上洋芋最真誠的歉意.JPG】
還有姬友和兩隻瓜瓜(都沒有臉去艾特妳們了😂)妳們的點梗我寫成這個鬼樣子真的很抱歉😂
【再次奉上洋芋最真誠的歉意.JPG】

------------------------------

10.31,2017 清晨六點
“Sameen~今天是Halloween欸~”
Root一早就醒了,沒有像平時一樣急著給愛吃吃吃的妻子起身做一大桌愛心早餐,而是賴在床上向抱著她沉睡的Shaw的懷裡更蹭去些。
“妳說什麼…?”Shaw感覺到一大早就不肯安分的人在懷裡動了又動,皺著眉從睡夢中轉醒,微睜開眼,啞著嗓子問,卻不見絲毫怒意。
“我說,今天是Halloween~”Root爬起來輕輕地吻一下Shaw的唇又說:“我們可以一起過這個節日吧,我已經幚妳向醫院請好了假。那一定很好玩兒的呀!”
Shaw冲Root寵溺一笑,說的話卻不盡人意:“什麼鬼Halloween,請問妳今年多大了?”
“Sameen...”
“Nope.”
“Sam...”
“Nope.”
“Sweetie...”
“I said,no.”
“Shaw!”
“Fine...What do you want?”
Shaw總是在這時拗不過Root。
“我們可以做很多啊,比如說,出去吃飯、看場電影之類的。”
“這是哪門子慶祝Halloween?”
“It's a date.”
“I'm not going.”
“那我陪妳回娘家玩 TRICK OR TREAT?”Root眯著眼笑看她。
???
“什麼回娘家?陪我?”Shaw的神經尚未完全甦醒,所以…
“就是回John和Harry那裡啊,我們可以裝神…喂!”
話未說完Root已經被Shaw壓在身下,昨晚因深陷迷情而未著寸縷的兩副美麗胴體在一上一下。身上人手上的動作並沒有留情,結結實實地掐了下Root的腰,她迫不得已喊了一聲。
“回男士們那裡,衹能叫跟我回婆家。”Shaw淡淡地說,意在取回攻權。
Root笑得眉彎彎的,但沒有開口答應。
Shaw不和她僵持,俯下身作勢要啃Root雪白的胸/脯,“想過Halloween是嗎?okay. TRICK OR CHEST?”
“oh...sweetie.”她將自己呈上“Of course,you.”



*
Shaw是一名外科醫生,因為她擁有超俊美的臉蛋、超誘人的身材以及永遠酷酷的表情和性格,令其他很多醫生同事、花癡小護士和千千萬迷妹垂涎不已。但沒有人敢輕舉妄動。衹因她是個妻管嚴(妻子是影后嗷嗷嗷)——好吧,儘管她從來都不願意承認這全紐約乃至全世界都知道的事。而且大家都猜她絕對是女王受耶。
Root是知名女演員,曾獲多個藝術獎項。膚白貌美,一雙修長美腿很吸睛。還有她水靈靈的大眼睛、挺直的小鼻尖…啊呀,反正就是女神得讓人移不開眼的那種,而且她的演技簡直能和她逆天的顏值平齊,她拍的作品啊,就算編劇寫得再瞎,也會有特殊的「Root makes it gay.」的迷之朦朧美,簡直是不被一大堆迷妹追著跑都完全不合邏輯啊!所以,每一齣有Root參演的作品收視或票房都出奇的好。
但我們的Root影后有傲嬌三要求:
1.在紐約拍戲就得每天放我回家陪老婆。
2.出外景不可超過三天因為我會很想我老婆。
3.以上兩個條件如果不滿足一律不簽不簽,不要試圖阻擋我和老婆在一起。
於此,合約還是接踵而來。
這是她和醫生女友Sameen Shaw三年前結婚那天對外公佈的三條件。消息一出,所有人都猜她是病嬌攻。
當然,攻受這種私密事也祇有當事人才清楚的啦。
其實Root之所以提出這些衹因為她很清楚自己的內心,從見Shaw的第一眼,她就不可抑制地愛上了她。即使她因熱愛表演而堅持從影多年,表演也給她帶來了數不盡的榮譽和財富,她也十分喜歡收到來自觀眾的喜愛和好評的那種感覺。
但相比起Shaw,永遠都是給她一個溫暖的家的Shaw最最重要。
都說人不可沒有信仰而活,在她心裡,Sameen Shaw就是她的信仰,是她的妻子,是她要用一生一世涓細間或濃烈的愛去將其包裹圍繞的人。



Halloween這天,大明星Root又帶著大醫生老婆出來大把大把撒狗糧了。
和往常一樣,她們十指緊扣大大方方走在扭腰街頭。
Root要去新片片場補鏡頭。
記者們和一眾迷妹帶著長槍短炮各種拍拍拍,倒也不會有人出來打擾。
作為主角之一的Shaw臉上酷酷的,心裡卻在偷笑。
她從不是個教徒,卻默默感謝上天能讓她與如此美好的Root在一起。
“Sameen,妳會不會不喜歡這樣?”兩人停在熱狗小餐車前,在Shaw為妻子和自己買早餐時,那個時常萌出血,使自己禁不住寵愛的寶貝正略帶愁容地問。
“不喜歡什麼?”Shaw一邊遞去熱狗和咖啡給她一邊反問。
Root接過,不著急吃,答:“像這樣,我們不管去哪裡都有人看著欸,我怕妳會嫌煩。其實粉絲們都會很可愛地乖乖聽話的,妳知道,如果妳不喜歡,我想我可以請她們不要一直…”
Root還在絮絮叨叨的當兒,穿平底靴的Shaw踮起腳尖吻上了穿高跟鞋的她。
甜蜜而美好。
“我跟妳站在一起呢。”
不管怎麼樣,我都喜歡的。
Shaw是真的很愛很愛這種時候的Root,比平時更愛。
作為一個演員——她在公衆面前會更自信、更明媚、更動人。(但當然,遠不及唯有在自己面前時的更美好。)
Root傾身抱住Shaw,害羞得耳根紅紅的。
迷妹們在稍遠處尖叫不已,Shaw頭靠在Root肩窩,輕輕笑了。
好滿足,這樣優秀的女人,是她的妻子。
Shaw將手指放在沾有老婆的唇彩的雙唇前,向人群做一個噓的手勢。
女孩子們笑著感慨原來萬年撲克臉笑起來是這副寵溺又軟軟的模樣的,很快也安靜了下來。
“Sweetie,”Root放開她,臉上的調笑意味很濃,“原來妳也可以這麼浪漫呢。”
Shaw竟然也害羞了,才拿過自己的熱狗,邊啃邊掩飾著說:“吃妳的早餐吧。”
其實就是為了堵住Root的嘴嘛,她心想。

一同坐下在一旁長椅上,Root開始喝咖啡。
Shaw見狀忙按住她的手不準她繼續,後者疑惑地用大眼睛詢問。
“我說過的,妳的胃不好,空腹怎麼就喝咖啡?”Shaw醫生有點生氣。
“oh sweetie,我可不是空腹,今早起床才將Sameen Shaw吃幹抹淨了呢。”Root影后一臉「Sam妳真是記性太差了」的表情輕輕說。
Shaw抬手重重掐一下Root的鼻子,懲罰她不聽話還調侃自己,看她的妻子用手背揉揉鼻子,裝作惡狠狠地瞪她。
氣消了,Shaw笑著揉揉Root的髮,“乖,先吃東西。”
Root還是沒有開始吃熱狗,而是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肚,說:“我要減掉小肚子啊,這麼高熱量的我不想吃了。行不行呀?呐,妳把這個也吃掉吧。”
把熱狗遞去。
“減什麼減,都瘦成什麼樣子了,”Shaw吞下最後一口,拿過Root的早餐幫她撕好外面一層紙再遞回她嘴邊,“小肚子什麼的我喜歡就行了,不準減。快吃,平時晚餐衹吃蔬菜色拉我都沒說妳什麼了,來張嘴,啊——”
好吧。
Root乖乖張嘴吃老婆喂的熱狗,邊吃還邊不情願地摸著小肚子。
Shaw拉開她的手,逕自摸摸,嘴裡還嘟囔:“軟軟的摸起來多舒服…”
Root拍走她光明正大的手,笑說:“這還是在外面呐。”
Shaw要Root自己拿著熱狗吃,站起身吻一吻她光潔的額頭,又走去小餐車前買了杯熱牛奶,回來遞給Root。
Root看著牛奶皺著眉露出古怪的表情。她不愛喝牛奶!但是Shaw醫生老說熱牛奶對胃好…
她的妻子享受著居高臨下盯住她表情變化的滿足感笑出了聲,卻不讓步,說:“喝吧,不聽話的代價。”
Root接過奶杯,捧著,抬頭,扁嘴。
Shaw:“喝完獎勵Shaw醫生的一個吻。”
Root權衡了下,仰頭咕嘟咕嘟喝光了一整杯奶。
Shaw低下身輕輕吻乾淨了Root的小奶鬚。
[迷妹洋芋在不遠處打了個響亮的飽嗝,但還是抓著把狗糧繼續往嘴裡默默地塞…]

其實呢,那篇萬聖節文還沒有寫完

【轉自Nobody太太的手繪】
太太手速簡直不要太棒!!!

這樣的艾斯修女請在我作禮拜的時候給我一打🙊🙊🙊🙊🙊

(P2.3,P1不敢求,怕被根妹突突)

(捂膝蓋.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