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nlyjakiecheung

SS小太陽
⊂(˃̶͈̀ε ˂̶͈́ ⊂ )))Σ≡=—
對Carmen一見傾心再見癡情
相繼掉落Sharmen坑.肖根坑👩‍❤️‍👩
喜歡ss所有所有,所以當然她的cp也萌得深⁄(⁄ ⁄•⁄ω⁄•⁄ ⁄)⁄
ps,我是JC🙆🏻
我有很多nicknames叫,洋芋,薯仔,鹹蛋君(〃∇〃)
不用客氣,隨便稱呼😂
nice day ε-(´∀`; )

噢……我忘記說了
準備要軍訓了(明天)然後我暫時沒有帶電腦回學校,所以翻譯基本是進行不了啦
還要曬黑黑_(:_」∠)_
到時候(兩三週之後吧)新翻譯篇再見啦

【脑洞·喵喵】我是猫

我吐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愛了吧!!!!!!!

正始之音:

写在前面:抚养权,我是不会放弃的! @野生豆太TOMATO 


CP:肖根


背景:如果肖根都是喵喵,会是怎样的?




【日常·闹别扭】


“咔嚓”,从一户普通的民宅里传出清脆的响声。民宅里的女人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事发地点——一楼的院子。


“该死的野狗!我看你往哪里逃!”愤怒的主妇望着被打碎的花盆和散落一地的花花草草,抄起晾衣杆就要往呆若木鸡的野狗头上敲去。


野狗此时才想起了逃命,鼻尖上被划破的它根本顾不上疼,一低头,便从灌木丛中钻了过去,空留女人的尖叫声回荡在院子里。


灌木丛的另一边,则躲着一黑一白两只猫。


黑的那只气喘吁吁,脸颊和左前腿处的毛发杂乱无章,显然也是挂了彩。


白的那只则低着头,轻轻舔舐着黑猫的伤口。


可那黑猫却偏偏不领情,“谁让你来的!”


白猫头也不抬,继续专心致志地处理着伤口。


黑猫龇起了牙,白猫终于回了话,“你受伤了。”


“我能打赢那只野狗!不需要靠你,不需要靠人!受伤?我不怕!”


白猫定定神,看着黑猫桀骜不驯的眼睛,站起身来,“跟我回家吧。”


“谁要跟你走?我要去找野狗报仇!要不是你打碎了花盆把人引来了,我早就赢了!”黑猫说着也站起身,左前爪处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该死的野狗,我和你势不两立!”


白猫围着黑猫走了两圈,拿肉爪轻轻抚摸着黑猫,“等伤养好了再打也不迟啊,跟我回家吧。”说着,一伸爪,把黑猫的左前爪搭到了自己的颈间。


“我自己能走!”黑猫一仰脖子,自己那受伤的前爪便从柔软的皮毛上一下子落到了坚硬的水泥地上,黑猫忍住没出声,就这样一拐一拐地走着。


白猫跟在身后,耷拉着的右耳遮掩不住担心的目光。


回到家以后,黑猫照例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就要睡觉。白猫从她的窝里拖出一个垫子来,咬到黑猫的面前。


黑猫睁开了眯着的眼,假装没看见垫子,又闭上眼,睡了过去。


当天夜里,白猫再去查看的时候,垫子上多了一只黑猫。


第二天早上,白猫的碗里多了两条新鲜的鱼。


白猫回过头去,黑猫正窝在角落里假装看风景。




【日常】


折耳根喵的爱心食谱の烤鱼干篇




原料:新鲜的鱼


所需配料:2喵爪椒盐粉、2喵爪盐、8喵爪芥末


做法:


第一步 假装钓不起来鱼


第二步 在自己的碗面前睡觉


第三步 被拍醒,并得到冷眼两枚,晒干突然出现在碗里的鱼


第四步 指使喵锤找柴火,并获得炸毛锤喵一只


第五步 钻木取火,将铁丝穿进小鱼干体内


第六步 烤小鱼干,依次加入调料,最后将芥末酱抹遍小鱼干周身


加热时间:从锤喵假装看风景开始,到锤喵不耐烦结束


第七步 烤鱼干完成,全部放到锤喵的碗里


第八步 在自己的碗面前睡觉


第九步 被拍醒,并得到傲娇眼神两枚,吃掉放在碗里的小鱼干


第十步 在自己的碗面前睡觉,并收获暖和的毯子锤喵一只





【翻譯】Sociopathic Heart (1.1)


是否原創:翻譯(本文未授權,一開始要翻譯的時候已經找過原作,但一直未得到回復,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找到她了)

 

原文地址:鏈接 密碼:nddu (原文在ao3上已刪除,那jc就放一下之前下載好的網盤地址吧)

 

作者:fuckinghellbruh (ao3上找不到太太本人的主頁了所以沒有鏈接)

譯者:theonlyjakiecheung是jc小洋芋呀


反社會之心 中譯


AO3傳送門:不過確實挺刺激的啦,超傳統的老福特同志吞了也好像挺正常...

本篇為第一章第一節





最後一段我每次看都會覺得心好痛惹...有點虐(我的刀點總是好奇怪,噗)


如果妳喜歡,請不要吝嗇留下妳的小心心吧

感謝閱讀

~(≧▽≦)/~啦啦啦


今天早上還沒清醒就被朋友告知她剛一點小心心一推薦我的翻譯就被吞了⋯忙到凌晨四點的翻譯⋯發了之後我還特地等了一會兒看沒有被吞才安心睡的⋯結果就,被吞了⋯吞了⋯
現在正在準備發ao3小劇場,如果有推薦閱讀方便的app也可以敲我或者留言喔,我儘量多放幾個不同的平台的鏈接讓大家讀得方便哈

A TALK

Root!

Yes,baby?

Come home safe.

(Kiss)

I promise.

【授權翻譯】as long as I’m living (my baby you’ll be)(1)

是否原創:翻譯

授權:

 


原文地址:點我點我,我比譯文精彩

 

作者:cedarwoods

譯者:theonlyjakiecheung是jc小洋芋呀

 

我的寶貝[《愛妳愛到生命終結》]  中譯


等級:M級(17+)

 

特殊題材預警:無

 

類別:女/女

 

(不知道中文表達):疑犯追蹤(電視劇)


配對:Root/Sameen Shaw, Root|Samantha Groves/Sameen Shaw


角色:Root|Samantha Groves, Sameen Shaw, The Machine (Person of Interest), Bear (Person of Interest)

 

附加標籤:劇情設定從323到513,Root還活著,傷害/安撫

 

 

 注:另外本篇文 @Wolfie 太太也是有翻過的,已授權此文再次翻譯

 

【前言】原作的話:

 

  梗概:”I’ll love you forever, I’ll like you for always. As long as I’m living, my baby you’ll be.”

[“我一定會愛妳到地老到天荒,我一定會愛妳到海枯到石爛。(——林子祥、葉倩文《選擇》)衹要我一息尚存,妳永遠都會是,我的寶貝。]

 

  提要:

  新資訊:我可愛又有才的朋友Maureen為這篇文畫了美麗的插畫。請大家在Twitter或者Tumblr上看她的作品吧。非常感謝妳Maureen,感謝妳為肖根圈作出的所有貢獻還有妳對我繼續寫作的鼓勵:) 【Tumblr我這邊已經打不開啦,所以就不貼hyperlink啦】

 

 

----------------------------以下正文------------------------------

 

 

  Root在她的椅子上略微晃動,在Shaw毫不憐惜地將鉗子伸入她受傷的左臂時畏縮了一下。在她們住的汽車旅館的昏黃燈光下,她可以感知到怒火正在Shaw如常的冷淡舉止下慢慢升騰著,直白的、全然燃起的,而且随时準備爆發——然而Root還不是完全確認這怒氣到底是指向她還是Samaritan又或者二者兼具。

 

  “這簡直愚蠢,”Shaw邊將子彈碎片從Root的傷口弄出來邊生氣地說。

  “什麼?是我們逃跑的時候被槍擊中?”

  “這也算一個,但我想說的是在沒有後援的情況下悠悠然踏進有著高密防備的Samaritan總部。妳tm到底在想什麼?”

  “我這樣做是為了任務,”Root溫柔地說,在夜裡回應著此前Shaw的話。

 

  霎時靜謐。緊接著,“妳沒有必要自己一個人做完所有的事。”

 

  Root深情地看了Shaw好一會兒,而後者正縫合她的傷口。當她記起Shaw像位身披耀眼鎧甲的騎士來營救她時,一陣暖流洶湧地流過她的靜脈。在她絕大部分的人生裡,Root從未有過誰將她這樣看重。現在她足夠幸運地擁有the Machine和Shaw.這是人生中第一次,她開始感覺自己有了歸屬:一個拯救世界的秘密組織,一個比她自己還遠大的目標,一個和並不完整的前殺手以及她們的狗組成的家…

 

  然而,命運是殘酷的。

 

  “我們很快就得分道揚鑣了,Sameen,”Root不情願地承認道.“我們所有人都將孤身一人。”

  “妳說什麼?”Shaw嚴厲地問道,細細地盯著Root.

  Root歎了一口氣。僅僅是未來危險的不確定性就已使她精疲力竭。“這個清晨我們就得用新身份了。所有的這些舉動都在於著將隱藏我們於Samaritan的竊視天眼之下。”

  Shaw移開了眼,什麼都沒說,但她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恐慌的痕跡。她給Root的手臂綁好繃帶後踏入浴室洗手和消毒她的醫療工具。

  “謝了,”Root的聲音混雜在流動的水聲裡。她給自己倒了杯Shaw非常時期才喝的波本並快速灌下。

 

  她在浴室水龍頭關上那刻站起來,轉身。“喝一點嗎?”她舉起一瓶酒問Shaw.後者向她靠近了一步。Root因她臉上猛獸般狂野的表情而咬了咬下唇,她緩緩地將酒瓶置於桌面,靜候著。Shaw隨後朝她猛撲過去,一手攢住Root的坦克背心,將她甩到墻上。她們的雙唇碰撞在一起,而Shaw,不浪費分秒,開始撕掉她們的衣衫。

  “我衹是意識到,”她粗喘著氣又咬又吻著Root的頸項,“如果這是我們最後一晚在一起了,”她吮上脖子上一條肌肉,Root因此倒吸了一口氣,“我們就該物盡其用。”

  “妳真是懂我的心思,”Root低語道。她將頭向後仰,整個人任Shaw擺佈,希望能暫時忘掉她的負擔並在她們用激情架構起的迷亂裡狂歡。Shaw會是她的死穴,她想,而她情願死在她手上也不想死在Samaritan手上。

 

  幾個小時後她們並肩躺著,汗津津的,[兩人都]粗喘著氣,周圍包裹著她們的空氣粘膩而厚重。天花板將很快崩壞;世界將很快瓦解。但Root首先最想要做的就是把她們剛剛所做的每一個細節銘記於心。Shaw炙熱的肌膚貼著她的感覺。Shaw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邊。那些Shaw沿著她的身軀落印下的濕吻。Shaw的頭埋在Root腿間。那一長串連綿不絕的咒罵從她嘴裡不由做主地流瀉而出。她們猶如禱告般叫出對方的名字。高潮來臨時Root顫抖著,緊緊抓住Shaw的頭髮,然後將她翻過身來。

 

  “我們還會再見嗎?”Shaw輕聲問。

  Root閉上了雙眼。她一直想避免這場談話。但末日的鐘聲就要敲響了,而她們快要沒有時間了。“我不…我不知道,”她誠實地低語。

  她能看到Shaw正盯著她看並奇怪地感到脆弱。她以前也曾赤裸地躺在她的身邊,但她依舊覺得Shaw在用X射線[般的眼神]看她,穿透她一層又一層的外殼,直達她的靈魂審視。

 

  “要保住性命,”Shaw說。

  Root凝視著她。她慢慢點頭然後喃喃道,“妳也是。”悲傷浮現在她臉上。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抑制這情緒,她扯過毛毯蓋在她們身上,然後往床邊挪了挪,在她自己跟Shaw之間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睡一下吧,”她說。畢竟,現在是凌晨3:26了。“我想我們會需要這休息的。”

 

  Shaw張了張嘴又閉上,仿佛找尋著什麼話語想要回答但最終決定什麼都不說。她乖乖閉上雙眼,沉沉睡去了。

 

  Root看著Shaw胸口的起伏。她渴望依偎著她,想要將手在Shaw心頭來來回回、來來回回、來來回回地撫,傾聽牠平穩的、令人心安的跳動。但她不敢觸碰她。藝術品從來都不是因觸碰而有價值,是因為可遠觀而不可褻玩。她低語(幾乎是聽不見的音量),“我會永遠愛妳,一如既往喜歡妳。衹要我一息尚存,妳永遠會是,我的寶貝。”

 

  她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但覺得好像沒過多久TM就已經催促著她起床了。她把Shaw搖醒,傳達了的指示。她們急速而沉默地穿上衣服,接著就分開了。

 

  隨之而來的幾個孤寂年月,Root肆意舒暢地沉浸在她和Shaw在的那汽車旅館共度的美好時光的回憶裡找尋慰藉。但有些夜晚…總有那麼些夜晚,她會被當時在十字路口兩端,當她們互相凝視著對方時,浮現在Shaw臉上的悲傷面容糾纏困擾著。

  她開始想著,是否Shaw,也許,也愛著她。


唔本來想發翻譯慶祝七夕的⋯我電腦接不到網絡⋯用熱點超級卡,明天再發惹,大家晚安
節日快樂鴨!

【肖根】妳穿婚紗的樣子很美

Tag:要堅持看完呀嗚嗚嗚



後來Shaw 去了學畫畫。
在TM的幫助下她千挑萬挑,最後選了隔壁屋沉默寡言的憂鬱男性美術生。

沒什麼的,她只是不想再和任何一個女人有交集,不想聽到甜膩的聲線,不想看到高瘦的身軀、白皙的皮膚。
她曾對豐富的感情不屑一顧,現在卻只能一邊又一遍告誡自己不應該對世界恐懼。
拒絕踏出居住的樓層,拒絕與世界連接都是於事無補。
她明白,但是她做不到。
實在是不應該啊,她曾是天不怕地不怕的Sameen Shaw。




“嘿⋯?”
那個美術生Michael 叫了她一聲,是的,她没有给出自己的名字。

“嗯?”Shaw回過神來,意識自己到自從聽到Michael 說今天不如試試畫「婚纱」就一直發愣出神。
她暗自慶幸現在自己不再暴戾,不然這個應該挺招人喜歡的男生小命要不保了。

“今天妳想試試畫婚紗嗎?”男生罕見地笑了笑,說:“每個女生都有一個婚紗夢,huh?”
“不了。從來不是我的夢。”Shaw的回聲很淡。
“噢,對不起。”
沒有回話。






那是一個朗明星夜,挺神奇的,紐約的夜很少會出現成片的星空,涼風徐徐,是深秋了。
一間高檔的牛排屋的包廂裡,刀叉罕見的沒有「嘁嚓嘁嚓」響。
今晚上Shaw吃得很慢,十分反常,Root一直盯著她,看見她有點緊張的樣子。

“Shaw 妳今晚怎麼了?”Root 裝作不經意地問。
“啊,沒什麼啊,吃東西吧,吃⋯”
Root點了點頭但心裡疑惑更深了。

吃甜品的時候Shaw顯得更加焦躁不安,她開始低著頭不敢看Root,手中的紅酒拿起來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來。
“Sameen,”Root擔心極了,為了不給Shaw太大壓力,她拿出平時調笑的語氣問,“今天怎麼跟我吃一頓飯緊張成這樣嗎?”
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在她對面的黑髮女人會突然單膝跪地,然後掏出一個小小的天鵝絨盒子,打開,問:
“Root,
“Would you marry me?”

Of course,YES.

婚紗照是Root纏著Shaw說要去拍的。
她們在紐約橋下,頭頂懸著澄澈的天和潔白飄渺的雲。
Root笑得比平日害羞多了,淺淺地勾動嘴臉。Shaw還是面無表情,但妳能感知到她眼底的笑意。
“拍一張親吻的照片嗎?”Fusco 壞笑地牽著高聲「歡呼」表示同意的Bear 大喊,Harold 站在Reese 身旁,两人臉上掛著同一副欣慰的笑。
Shaw瞪了Fusco 一眼,那個捲髮的惹人喜愛的大胖子。

“Sameen 我們拍一張親親的嘛~”Root撅著誘人的小嘴撒嬌。
“Fine.”

“好,兩位新娘擺好造型,”攝影師開心地喊一聲。
她們慢慢靠近,慢慢閉上雙眼,Root沒有看到,Shaw也不自知的不經意勾起的嘴角。
溫熱的雙唇觸碰的感覺,異常真實。





Shaw 迷蒙地睜開了雙眼。
然後夢便醒了。
她已經不會哭了,只是無聲地嘆了口氣。

她翻身下床。
即使是鋪了地毯,但深冬的寒意還是直鑽軀體,Shaw縮了縮肩膀,埋怨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羸弱。
轉而又想到那個總是輕飄飄的,蒼白的女人。
她甩了甩頭,逕自走到畫架前,拿起畫筆,描畫下夢裡的一幕定格。
自那的每一晚,她都夢到了同樣的場景,卻每次不同的婚紗。
直至十多天後,冬天的結束。









再後來Shaw離開了紐約,她沒有通知任何人,也再沒有回來過。
不過她給她的鄰居兼老師留下了一份作業。
Michael 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她會突然離開,雖說安靜得不可思議的她做出這樣的事一點都不奇怪。

直至有一天打開窗,他看見春風吹動Shaw悄悄留下來的名為《婚紗》的畫冊,那本他一直沒有翻過的小畫冊。
「嘩嘩嘩」
很快就到了尾頁,視線停留,是一句彩鉛寫下的話,字體娟秀而有力,末了,是一處暈開的淚印。

上面寫著:
Root,妳穿婚紗的樣子很美。










一年後,春日又一次悄然降臨。
《婚紗》畫展開了,其中一面牆懸掛著Shaw留下來的十幾幅婚紗畫作。

牆前站著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高挑女人,其中一側的栗棕長卷別在耳後,耳裡塞著一個接收器。

“Okay,let see, tell me babe,where is she now?”














-——————————————————

(本來結尾的反轉我一直挺糾結要不要放上來,畢竟好久沒發過刀了哈哈哈哈。不過最後還是決定放吧,可能最近心情總體來說不太好。想給自己和妳們都比較好的最終結局。希望大家一直開開心心噢!)
整篇文章其實會比較悲的,因為其實我是看到 @次次次次次氯酸  的那幅婚紗畫作突然就冒出來的靈感,本來想當天就碼完發刀的但是太忙了一直都沒能出來,今天就最終修訂碼完了_(:_」∠)_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的簽名照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暴風哭泣ing~~~~(>_<)~~~




好美的Amy Acker好美的字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最愛的照片(之一)!最愛的台詞(之一)!
而且這兩個選擇完全是交給命運的
當時我只留了名字啊(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c已瘋)
今天本來想發個大刀的,現在開心得沒有心情惹

dei不起寶貝們最近真的很忙

悠哉小满酱:

管挖不管埋

阿缺缺缺缺缺。:

 被迫道心声

中二のMu白:

这是我